中国经济大讲堂|【独家】把脉城市病,寻找藏在城市规划中的治病良方!

 顶部图片.jpg

 

 


  “我们要尊重过去规划的智慧。”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仇保兴指出“不能把现代城市,用中央商务区、大学城、科技城、工业区这样的方式,把城市活生生进行分割,这样的分割使城市变得非常单调,而且交通拥堵,生活不方便。”



 

 为什么不能把城市按照功能区进行简单地分割呢?仇保兴从城市规划的诞生以及发展历程进行了详细阐述。

 

城市规划的诞生 

微信图片_20180425104430.gif

  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仇保兴在《中国经济大讲堂》演讲时说,城市就像人一样,不可能没有病,但是好的城市规划、建设和管理,可以使城市少得病,得了病治愈快。在人类没有学会用工业文明推动城镇化的时候,对城市的管理、规划并不了解,认为城市规划是自发的,所以我们看到许多历史名城,像古罗马的街道都是弯弯曲曲的,就是没有规划的城市。

微信图片_20180425104511.gif

  由于工业文明的推动,人口大幅度向城市集中,这个时候城市出现了非常严重的流行疾病,非常严重的环境污染,非常严重的基础设施供应的短缺。最早一批城市作家的作品《悲惨世界》、《双城记》就反映了当时的现状,英国文学家狄更斯是这样描述当时的城镇化:“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狄更斯在《双城记》中所描述的英国历史上第一次城镇化时,城市人口寿命竟然比乡村人口寿命整整短了三分之一。为了应对各种各样的问题,城市规划诞生了。

微信图片_20180425104534.gif

  英国第一部城市规划法规定:城市建筑应该有合理的间距,窗户应该开得比较大,可以使阳光能够照射进来消毒,城市每一栋楼每一间房,应该限制居住人口数量,这些都是为了应对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高度集聚的时候造成的疾病蔓延,所以英国在长达五十年的时间里,城市规划是属于公共卫生部门管辖的。

 

 世界城市发展史上的三个里程碑

微信图片_20180425104600.gif

  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仇保兴认为,城市规划是一个时代的产物,也是人类历史上应对城市病所派生出来的一门学科。

微信图片_20180425104620.gif

微信图片_20180425104623.gif

  在世界城市发展史上有三个里程碑。第一个是120年前,霍华德提出田园城市。第二个里程碑是丘吉尔的新城运动,不仅有效地疏解了伦敦的人口压力,而且在全世界兴起了一个新城运动的浪潮。第三个里程碑是上个世纪末,人们发现导致气候变化的根源是在城市,干扰大气层的70%以上的温室气体是城市产生的,要想减轻气候变化,必须把城市变成低碳绿色的,生态城市就由此诞生了。

 

 城市发展史上两个纲领性文件

微信图片_20180425104710.gif

历史上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城市规划的纲领性的文件。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仇保兴说,一个是1933年的《雅典宪章》,第一次把城市规划学应该干什么讲得非常透彻,确定了城市四种功能分区,居住、工作、交通、游憩,但是按照《雅典宪章》的模式功能固定,又使城市变得非常枯燥、单调。

微信图片_20180425104714.gif

 

1977年国际现代建筑协会在秘鲁的利马,重新签订了一个《马丘比丘宪章》,城市是一个流动的空间,是一个有机的、相互联系的一个系统,应该尊重这个系统,而不能把它活生生地进行分割。

 

 

 



小知识

 马丘比丘(Machu Picchu)被称为印加帝国"失落之城",距当时的都城库斯科120公里,坐落在安第斯山脉最难通行的老年峰与青年峰之间陡峭而狭窄的山脊上,海拔2400米。马丘比丘的全部建筑都是印加传统风格的:磨光的规则形状的墙,以及美妙的接缝技巧,墙上石块和石块之间的缝隙连匕首都无法放进去,让人简直无法理解印加人是究竟如何把他们拼接在一起的。


 

 

(向左滑动,一览马丘比丘美图)

QQ图片20180425095049.png'

QQ图片20180425094941.png

 

 

尾部图片.jpg

 

编辑:郝颖 巨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