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青年的公益元年

我们不直接创造美好,而是帮助更多的人创造美好,从而使得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即使有时候美好背后承载着太多的现实,即使乡村二字的意义有着我们远远无法想象的分量。
 
2017年,是一个元年。

2017年,即将大学毕业的我选择了踏入公益行业,选择来到了桂馨。

大学时,和许多人一样,家人、同学等也曾经建议我去考研、出国或者找一个和专业对口的好工作,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甚至2016年为了准备考研在学校复习了半年,连志愿都前后改了两次,但那段时间总是进入不了状态,总在想这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要的选择;再加上看着身边不考研的同学成天忙着跑各种各样的招聘会和面试,我心里愈发感到迷茫、不安和愧疚。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千百万应届毕业生的生活常态,把这样的状态归结为迷茫;并不是我好面子,但我觉得我还真不是这样,因为我的脑子里一直都盘踞着一个在旁人看起来不那么“正经”的职业选项——公益。这个选项时不时地刺激着我,只是那时我真的不知道,或者是不敢,尤其是和家人开口。

可能是因为个人性格的原因吧,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坐不住”的人,总想趁着年轻,能多去一些地方走走看看,多了解一下这个我生活的社会和世界,可能是因为大学头两年的公益社团经历吧。虽然个人时间总是被挤占,甚至都没有拥有过一个完整的周末,但在做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因为我觉得这样的经历能让我获得比大多数同龄人更多的眼界和成长。

就这样,直到大四那年的中秋节,离考研还有4个月的时候,我抱着心里始终挥之不去的那份执念,在没有告知任何人的情况下,拿着一份在我事后看来有些粗糙的简历,申请到桂馨实习。当得到准确的回复告诉我说成功申请到了实习机会时,我突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紧迫感,异常坚定地觉得应该把握自己未来的生活状态,无论之前是出于什么原因没有敢于开口,现在都是不得不说的时候,不能错过了。于是我借着中秋假期回家的机会,和家里“通知”了这件事情,以往总是以各种道理唠叨出国、考研的爸爸这次的反应到出乎我意料的简洁:“不管你怎么选,只要自己不后悔就行。”

说实话,在来桂馨之前,我对她的了解还停留在桂馨书屋和悦读周,至于对公益,那就更少了。你看到这儿可能会有些奇怪,一个想去公益行业工作的人,对这个行业却知之甚少,但我觉得这并不奇怪。确实,我曾有意去查看一些相关的文章和资料,但我觉得这样的方式,是永远不能对这份事业有真正的了解的。最直接和最有效的方式,还是去亲身经历,去亲眼看到和亲耳听到,才能对这份事业,对桂馨,有一个更加清晰和全面的认识和了解。而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帮助我更好更快的成长。于是,在我刚刚来到桂馨的时候,确立了对自己的定位——通过一年的时间,去体验、参与、观察和思考。

因为做过支教的原因,我一直很憧憬做志愿者工作,觉得很单纯,和志同道合的大学生们在一次我也很开心。机缘巧合,刚好桂馨这方面工作人员空缺,于是我“如愿以偿”地接手了。但现实很快就告诉我,这份工作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简单,桂馨书屋结项、走访、立项,南师项目走访,南京参访,阅读培训相继而来,我感觉离我自己当初预想的工作方式和状态越来越远——事情很多,但又没有真正深入到项目的核心层面,也没有人来告诉我那个层面是怎么样的。所以那段时间,虽然很忙,虽然经常出差,但心里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充实感。这和我的预期绝对是有落差的,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就像在边缘徘徊。

记得有一次在出差的高铁上,我和夏霜聊天时说,感觉自己现在离项目很远。她当时具体怎么回答我的现在记不清了,但有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等你夏天去悦读周走访一圈下来你就不会这样想了。”对于悦读周我总是抱着一种特殊的情感,不仅仅因为那是我来的“地方”,还因为每个这样的夏天,带给我的改变让我意外。

转眼便到了悦读周,于是就有了那篇在火车上、汽车上用手机写成的文章《我改变今天,你们改变世界》。我相信这句话可以很好地表达我内心对于公益这个行业以及桂馨一直在做的事情性质的感悟——当我们看到这些乡村学校、老师,看到志愿者,看到捐赠人,看到我们的专家名师,因为共同参与了桂馨的公益事业而发生改变的时候,你会发现那种改变早已脱离于个体的范畴了,就像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但你又怎么知道,自己是其中的哪棵树或哪朵云呢?我想这便是全职公益人这份职业的乐趣和意义所在——我们不直接创造美好,而是帮助更多的人创造美好,从而使得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即使有时候美好背后承载着太多的现实,即使乡村二字的意义有着我们远远无法想象的分量。

我对2017年心存感激,因为这一年教会了我在大学社团时期就曾学到过的一个道理——很多时候,重要的不是你想要做什么,而是你能做什么。这句话,也概括了我目前的工作状态。在平时的工作中,我觉得应该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但又不能局限于自己的工作。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想法和点子还算多的人,这一点也是我的优势,例如在传播和创意设计方面,我总是对这些抱有最大的兴趣,也是因为这个特点,在有些方面我会异常的坚持。

2008年是中国的公益元年,但对于我来说,2017才是我的公益元年。虽然,这并不是我第一年接触公益。这一年,它可能只是我人生中的百分之一,但谁也说不准,这百分之一对我自己而言,却有百分之百的改变。
一个普通青年的公益元年——元年意味着开始——我说故事还长,你说还有以后。

我依然这样满怀期待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