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大讲堂|该怎样去杠杆?办法都在这里了......


     2015年,我国开始大幅降准降息,而宽松的货币政策并没有对应到真实的实体经济需求,低利率环境反而刺激了更大的举债投机,导致我国杠杆率不断攀升。美国靠打破刚兑、减记债务,让投机过度的银行破产倒闭,安然度过了2007年开始的金融危机。而当年日本因为一直保护银行,债务得不到减记,经济一直无法出清。我国该选择怎样的去杠杆路径呢?《中国经济大讲堂》特邀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为您深度解读。
嘉宾介绍
李扬,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研究领域包括,金融、宏观经济、财政。五次获得“孙冶方经济科学奖”。2015年获“中国软科学奖”,和首届“孙冶方金融创新奖”。

李扬在《中国经济大讲堂》演讲时指出,有些人觉得既然杠杆可能带来风险,只要把杠杆去掉就行了,大家互相之间不相往来,自己干自己的,但这样就等于回到了农耕社会。既然杠杆还是要使用,我们应该如何把握其中的关键点呢?

去杠杆的两个基本原则

1、确保个人债务用于生产

李扬指出,谁都可以有理由去借钱,但是借钱要干什么?这是问题的核心。如果借钱去做违法乱纪的事,不光不能借,即便借出去也不会归还,如果借钱是要去开发、去生产、去搞高科技,而且生产出来之后还会有更大的利润,不仅有能力还钱,自己还赚得盆满钵满,这个钱就可以借,这个杠杆就可以支持。借钱干什么或者说借钱之后是不是对应地形成了资产,这需要去判断。
2、要有稳定的现金流

李扬表示,借钱去投资或做其它事情,一般都要经历很长时间,这个时候要保证个人的财务操作不断地有现金流产生,而且这个现金流能够和还款的要求对称。李扬进一步解释,今年以来,社会上出现了很多现金流断裂的事情。断裂并不是没有,它表达的是此时此地没有,彼时彼地就可能有,于是现在就需要借钱。金融就是在时间上做配置,所以需要有稳定的现金流。“中国经济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阶段,如果说前一个阶段企业主要追求高利润的话,今后中国的企业主要是要追求稳定的现金流,也就是说高利润时代基本上一去不复返了,这个就是很大很大的一个变化。”

去杠杆六策

李扬在《中国经济大讲堂》演讲时介绍,古典去杠杆非常简单,那就是银行倒闭、市场狂泻、企业倒闭、失业增加,所以去杠杆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关门,这样做没有资产、没有负债,也就没有杠杆了。但是关门之后,借钱的债主怎么办?企业没有就业了怎么办?所以这种古典去杠杆的办法是很野蛮的,为现代社会所不容。我们现在用货币政策来避免古典式的去杠杆。放水、量化宽松,无条件地在市场上投放资金,利率降到零,借钱没有成本,想借就能得到,这是现代去杠杆的办法之一。“这次金融危机十年,全世界银行倒闭只有三起,而且还都是小小不言的几个。金融市场还真是没有狂泻,但是它使得这个去杠杆、反危机的过程拉长。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反复地说去杠杆重要,但绝对不是唯一重要的,我们要保持经济稳定和去杠杆两个目标同时实现,因此它将是一个很长的过程。”

 

那么,现在的去杠杆都有哪些措施?在《中国经济大讲堂》的演讲中,李扬介绍了六种方法。
1、偿还债务

李扬认为,借钱还钱,天经地义。既然借钱太多,杠杆很高了,只要把借的钱还掉就可以了,但事实上是正因为没有钱所以才要搞杠杆,现在不可能有钱,于是唯一的办法就卖资产。一个人这么做没问题,两个人问题也不大,但是大家都这样做的时候就会有问题,会出现一个合成的谬误。“学经济学的经常会遇到这个问题:本来在微观上正确的事,宏观上加总之后却变成荒谬的事,在这个问题上就适用。对于每一个人来说,卖掉资产还钱天经地义,而且还有道德。但如果大家都这样做,价格就会变低。甚至大家都卖,没有买主,你又卖不掉,价格又下降了,宏观的效果是极坏的。所以资产的价格,特别是在资产市场上这个交易,有宏观、微观之别,不要以为偿债在理论上说没问题,可在实践中是绝不可行的。
2.债务减记

李扬指出,不能轻易债务减记,不能随便销账,如果你销,我销,大家都销,就是无视商业纪律,不遵守规则和法制。这让那些老老实实搞经营的人,何以生存?这样的话,这个社会就没有市场经济了。所以一般来说不要去减记,因为它打压市场信心,导致信用萎缩.
3、通货膨胀

李扬举例说明,我本来欠你一百块钱,通货膨胀率50%,第二年我欠你的就剩五十块钱了,再经过50%就只剩二十五块钱了,所以两、三年之后那个债就没了。“我们研究历史能看到,战后日本、德国在战争期间产生的高额的政府债务,通过通货膨胀大概两、三年之后就没了,那个通货膨胀有百分之二、三百,所以债务都根本就不当回事了。”
4、现有金融资产价值重估

李扬表示,把股票价格炒上去之后,持有股票的人资产马上就多了。把房地产搞上去,每个人都很富了。“大部分人其实都是有房的,我那个房子一平米一万,现在一万五,富得很!我那个债务相比这个权益来说小小不言,我可以还再借债。其实它的本质是用杠杆率替换资产的膨胀、资产的泡沫,到底哪个好一点,哪个更坏一点?可是很难说。所以我觉得恰当地来形容这件事情,就是前门拒狼,后门引虎,狼和虎都不是我们所要的东西。
5、杠杆转移

李扬指出,还有一种去杠杆的办法就是杠杆转移。A企业转到B企业,居民转到企业,企业转到居民,就是这样一些政府之外的部门之间转移。李扬认为,这样做也是办法,但是谁愿意收呢?特别在危机的过程中,价格不断下跌,就没有人再去买了。最后只好政府出手,财政部买。还有一条路就是央行承接。在现代的中央银行制度下,央行放水实际上是通过购买的方式放的。“企业不行了,我把你的股票买来,钱给你了,你渡过难关。你渡过难关了,社会上其他人在洪水之中,到一定时候,如果你是负责任的一个机构,你会想办法再把它收回来,但是覆水难收,缩表是很困难的。”
6.分母对策

李扬指出,上述讲到的都是分子对策,分子对策都是针对不良资产,针对债务我们在处理债务。但杠杆率是个分子对分母的关系,分母就是国内生产总值,国内生产总值如果增长,是可以去杠杆的,但是要想让国内生产总值稳定地成长,谈何容易。在现代金融和实体经济的关系的情况下,想让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还得放水,就是说如果在分母上去杠杆,还会以在分子上加杠杆作为补充,结果到底是加杠杆还是去杠杆还说不定。“我们的党中央有一个决策,在2015年讲“三去一降一补”的时候,是放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总题目下的。不用货币政策也不用财政政策,就用实体经济的政策。鼓励企业投资、鼓励大家调整结构,鼓励使用新的技术来促进经济增长。我们整个的宏观调控调到供应侧方面是非常非常英明的,我们叫做分母对策。不能立竿见影,但是它是一个不危及经济健康状况的一个治本之策。”

李扬在《中国大讲堂》演讲时强调,首先,去杠杆是没有万全之策的。第二,去杠杆是紧缩政策。第三,去杠杆是经济恢复的前提条件。因此必须坚定不移地实施,在经济稳定和去杠杆之间一定要找出一个平衡来。通过最近几个月中央政策的调整,就能够看出政策选择的优先次序,当经济成长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我们会优先选择保经济成长,因为它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本手段。


编辑:巨颖


 

 

相关推荐